刑事法 & 全美保释 – 身份盗窃,紧急保释,挪用公款 ……

美国的刑法主要属于各州的司法管辖权范围。换言之,绝大多数犯罪都受各州刑事法律的管辖。联邦政府只是在涉及民权、税收、邮政、商业等问题上制定了一些刑事法律。

在纽约刑法中的主要问题有三个:犯罪(crime)、刑罚(punishment)和刑事责任(criminal liability)。在美国,各州法律中关于犯罪定义和种类的规定并不尽同。一般来说,犯罪可以分为重罪(felony)和轻罪(misdemeanour)两大类。而每一种犯罪又可以分为若干等级,以表明其相对的严重性。

本律师楼的纽约刑事律师有丰富的处理各类刑事案件的经验,经办纽约州乃至全美50州快速监狱保释,医疗欺诈,身份被盗,卖淫按摩,性骚扰,家庭暴力,偷窃劫杀,殴打暴力,酒醉驾车,挪用公款等。

在美国,刑事保释金很普遍,美国设计保释金的法律源于英国的法律。最初,当某人犯罪或者被逮捕后,如果他所在的社区或者家族有人担保他一定会如期接受审判,这个人就可以释放,在监狱外等待审判。但是如果他逃之夭夭,那么他的担保人就要受到刑罚。后来,这种以人的生命和自由为担保的做法以被财产来担保所替代。除非是对社会可能产生严重危害的被告人之外,其他人一般都可以取保候审。保释的时机非常重要,本律师楼的纽约刑事律师有丰富的全美各州保释经验,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保释。

醉酒驾车

在美国,通常情况下初次醉酒驾车只属於轻度违法,很少会被投入监狱。只有在屡犯之後才会变成刑事级别的重罪。当一个人多次违法,应该严惩时,也很少被判长期服刑。此外,一个屡教不改者即使被判坐牢多年,服完全部刑期的却不多。2006年在马塞诸塞州,只有不到1%的人被判入狱者获得两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有时,检方的草率工作态度使不少醉酒开车者轻易逃脱刑事制裁。据新墨西哥州阿尔伯戈基市一家报纸披露,一位名叫爱德华‧塞纳的人在犯案後申辩自己是初犯,而事实上他已经是第五次犯案了。检察官似乎没有发现此人以前的五次醉酒记录,结果塞纳没有蹲一天大牢,也未交任何罚金。

在马里兰州的蒙哥马利县,醉酒驾车者如果同意做某些心理辅导的话,法官一般给他们以缓刑来代替坐牢。几乎有五分之一的有罪的醉酒开车者获得的是没有任何监督的缓刑。

2006年1月,新墨西哥州一名有两次醉酒开车记录的妇女又一次喝醉後驾车,结果车子失控,冲向迎面开来的另一名酒醉开车者的汽车,造成此人身亡。法官只判她入狱30天。这一量刑被负责该案的检察官称为“一个开玩笑的判决”。

几年前在马里兰州,一名43岁的醉酒男子在一次车祸中将某女子撞死,结果仅被判500美元罚金,三年缓刑和社区服务。由於肇事者也有伤,因此法官认为此人已受到惩罚。可是不久,这个男子就离开本地,“带伤”去参加一个保龄球比赛了。

美国一些民间的反醉酒驾车组织最近要求各州政府修改过轻的处罚并加强对酒後开车者的教育,而对於那些屡教不改者则应该采取一个常识性办法:拿走他们的车钥匙,或许永远取消他们的开车资格。

“酒醉驾车”与“酒後驾车”的概念不同

在美国有两多。一是汽车多,不少的家庭通常至少有两辆汽车;二是喝酒的人多,美国流行酒吧文化,喝酒不在家喝,却跑到外面花天酒地。这两多如果一融合就容易出问题了,酒醉驾车在美国被视为犯罪,联邦和各州政府不断强化法律,对酒醉驾车者施加非常严厉的刑事责任。

“酒醉驾车”一词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人喝酒喝的不知东南西北,然後去开车,这样的情形才是酒醉驾车。但在美国“酒醉驾车”与“酒後驾车”的概念非常相近,美国严格的法律术语是驾车时受到酒精的影响(DUI)。警察多采用血液酒精浓度标准(blood alcohol concentration,BAC)检测的方式来查证驾车人是否属於“酒醉驾车”,法律上规定人体血液中酒精浓度达到0.08 grams per deciliter(g/dL)即为受到酒精影响,也就是触犯了法律,警察会立即将驾车人逮捕。0.08 grams per deciliter的概念是什麽,一般来说,一个人喝了一瓶啤酒,就有可能达到这个标准。(这会因性别、身材高矮、肥胖而有差异)至於老白乾麽,一两之量成为酒醉驾车是绰绰有余了。可见在美国“酒醉驾车”不是真的喝高了,喝得五迷二道,实际上只要喝上两瓶啤酒然後去开车,你就可能就要承担一定的刑事责任了。

实行“零容忍”法

美国人真是对酒後驾车感到深恶痛绝了,因为每一个人都可能遇到被夺命的风险,不论是地上用脚走路的,还是马路上驾车的人,碰上一个喝高了的,说不定来个追尾,就把一个人送到阴朝地府里去了。

对於酒後驾车的人,警察查到後会立即逮捕,驾车人首先会被指控为轻罪,最高可被判处入狱1年。如果驾车人没有造成交通事故,接下来就是一系列对驾车人的处理,象交罚款、参加社区服务劳动、上驾驶学校,有的会被临时吊销驾驶执照一定时期。

虽然各州处罚酒後驾车人的程度会有不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即实行“零容忍”法。纽约州对“零容忍”的实施是非常严厉的。“零容忍”法指的是任何年龄在21岁以下的人酒後驾车,就会自动被吊销驾驶执照至少一年。

如果酒後驾车造成交通事故致使他人受重伤或是死亡,驾驶人会被刑事重罪起诉(起诉的罪名视他人伤亡状况而定,包括重罪的酒後驾车、驾驶车辆杀人罪、驾驶车辆谋杀罪)。

现在美国不少州对酒後驾车采取更严厉的处罚,如果一个驾车人在7年内有3次酒後驾车被捕的记录,将会被控以二级谋杀罪,即使驾车人当时并没有造成任何人的身体伤害,照样会被控以谋杀罪,因为驾车人的酒後驾车已展示出对其他人的生命毫不在意。

7月15日,加州高速公路巡警向市民发出通告,希望市民为警方提供一起交通事故肇事者信息。这是一起驾车人撞死路人的案子,肇事者在事发後逃离现场,这构成了撞人(物)後逃逸的罪名(Hitandrun)。根据法律,当驾车人不论是撞到行人还是车辆,驾车人必须停留在现场。如果驾车人离开现场,即使事故责任不是驾车人的错,也会被以撞人(物)後逃逸的罪名起诉。

美国各州对撞人(物)後逃逸的驾车人处罚的程度各有不同,但趋势是加重处罚。纽约州的法律规定,当驾车人撞到人後,首先要为被撞人提供必要的救助和报警,如果发生被撞人死亡的事件,驾车人必须立即向警方报案。

意外伤害

在纽约,遇到意外人体伤害时,华人很少找律师,经常在这方面吃大亏。究其原因主要是:

1、“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处世哲学;
2、没有身份打黑工,怕被暴露;
3、担心遭到不良律师的欺骗敲诈等等,其实这些想法都是不正确的。因为这类案件,都是打赢官司才收律师费的;而且美国法律讲究人人平等,没有身份的人也不能被歧视。

在纽约,人体伤害事件千万别自认倒霉常见的人体伤害事件,主要有:

1、车辆​​交通事故,被公交车、汽车、自行车撞伤;
2、某人在某建筑物受伤,或从建筑物摔落下来而受伤,起因是建筑物构造的缺陷,或人行道上的一个坑,没有定时维修的楼梯或电梯;
3、在工地上,从脚手架上摔落受伤,或被高处落下的物体砸中头部等等,导致可怕的事故。

在纽约,凡是由於别人的过错而受伤,受伤者应该寻求人体伤害的律师帮助,得到合理的赔偿,包括:

1、报销所有的医药治疗费用;
2、因伤而丧失的工资:比如你受伤前年薪是三万,伤後只能找到年薪两万的工作,如果你二十年後退休,你应该得到二十万的赔偿;
3、肉体上的痛苦,精神、情感​​上的打击,以致恐惧、愤怒,以及生活享受的损失等等,都可以得到赔偿金;
4、伤者的配偶也有资格索偿,因为配偶要照顾伤者,承担了更多的家庭责任和家务……

选对律师拿到合理伤害理赔

也许你说,我办了意外伤害保险,不需要找律师。这恰恰是保险公司求之不得的!一般人缺乏经验和法律知识,很难算出真正的损失,一些不良的保险公司会趁你没有律师的时候,尽快以最低赔偿与你结案完事。这些保险公司心知肚明,律师替你争取的赔偿,比你自己争取到的多很多,否则也不会有专门办理受伤案件的律师了。

人体伤害理赔有无身份同样对待

身份是否合法?是华人打官司前很关注的问题。那麽游客或非法移民,是否可以进行伤害案的刑事诉讼呢?

在街上被撞伤,或掉进地上的坑,游客与美国人或者美国永久居留权的人享有一样的权利,尤其是作为庇护城市的纽约市,把伤害事件告上法庭,不应该有任何形式和方式的顾虑。身份有问题的、证件或签证过期、或其它情形的人,如果遭遇意外伤害或死亡,不能因为身份问题而和他人有区别,而且有的法庭根本不能问移民的身份。在美国,歧视行为是非常不被认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