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法&全美保釋 2017-06-15T15:27:02+00:00

刑事法 & 全美保釋 – 身份盜竊,緊急保釋,挪用公款 ……

美國的刑法主要屬於各州的司法管轄權範圍。換言之,絕大多數犯罪都受各州刑事法律的管轄。聯邦政府只是在涉及民權、稅收、郵政、商業等問題上制定了一些刑事法律。

在紐約刑法中的主要問題有三個:犯罪(crime)、刑罰(punishment)和刑事責任(criminal liability)。在美國,各州法律中關於犯罪定義和種類的規定並不盡同。一般來說,犯罪可以分為重罪(felony)和輕罪(misdemeanour)兩大類。而每一種犯罪又可以分為若干等級,以表明其相對的嚴重性。

本律師樓的紐約刑事律師有豐富的處理各類刑事案件的經驗,經辦紐約州乃至全美50州快速監獄保釋,醫療欺詐,身份被盜,賣淫按摩,性騷擾,家庭暴力,偷竊劫殺,毆打暴力,酒醉駕車,挪用公款等。

在美國,刑事保釋金很普遍,美國設計保釋金的法律源於英國的法律。最初,當某人犯罪或者被逮捕後,如果他所在的社區或者家族有人擔保他一定會如期接受審判,這個人就可以釋放,在監獄外等待審判。但是如果他逃之夭夭,那麼他的擔保人就要受到刑罰。後來,這種以人的生命和自由為擔保的做法以被財產來擔保所替代。除非是對社會可能產生嚴重危害的被告人之外,其他人一般都可以取保候審。保釋的時機非常重要,本律師樓的紐約刑事律師有豐富的全美各州保釋經驗,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保釋。

醉酒駕車

在美國,通常情況下初次醉酒駕車只屬於輕度違法,很少會被投入監獄。只有在屢犯之後才會變成刑事級別的重罪。當一個人多次違法,應該嚴懲時,也很少被判長期服刑。此外,一個屢教不改者即使被判坐牢多年,服完全部刑期的卻不多。2006年在馬塞諸塞州,只有不到1%的人被判入獄者獲得兩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有時,檢方的草率工作態度使不少醉酒開車者輕易逃脫刑事制裁。據新墨西哥州阿爾伯戈基市一家報紙披露,一位名叫愛德華‧塞納的人在犯案後申辯自己是初犯,而事實上他已經是第五次犯案了。檢察官似乎沒有發現此人以前的五次醉酒記錄,結果塞納沒有蹲一天大牢,也未交任何罰金。

在馬里蘭州的蒙哥馬利縣,醉酒駕車者如果同意做某些心理輔導的話,法官一般給他們以緩刑來代替坐牢。幾乎有五分之一的有罪的醉酒開車者獲得的是沒有任何監督的緩刑。

2006年1月,新墨西哥州一名有兩次醉酒開車記錄的婦女又一次喝醉後駕車,結果車子失控,沖向迎面開來的另一名酒醉開車者的汽車,造成此人身亡。法官只判她入獄30天。這一量刑被負責該案的檢察官稱為“一個開玩笑的判決”。

幾年前在馬里蘭州,一名43歲的醉酒男子在一次車禍中將某女子撞死,結果僅被判500美元罰金,三年緩刑和社區服務。由於肇事者也有傷,因此法官認為此人已受到懲罰。可是不久,這個男子就離開本地,“帶傷”去參加一個保齡球比賽了。

美國一些民間的反醉酒駕車組織最近要求各州政府修改過輕的處罰並加強對酒後開車者的教育,而對於那些屢教不改者則應該採取一個常識性辦法:拿走他們的車鑰匙,或許永遠取消他們的開車資格。

“酒醉駕車”與“酒後駕車”的概念不同

在美國有兩多。一是汽車多,不少的家庭通常至少有兩輛汽車;二是喝酒的人多,美國流行酒吧文化,喝酒不在家喝,卻跑到外面花天酒地。這兩多如果一融合就容易出問題了,酒醉駕車在美國被視為犯罪,聯邦和各州政府不斷強化法律,對酒醉駕車者施加非常嚴厲的刑事責任。

“酒醉駕車”一詞給人的感覺好像是人喝酒喝的不知東南西北,然後去開車,這樣的情形才是酒醉駕車。但在美國“酒醉駕車”與“酒後駕車”的概念非常相近,美國嚴格的法律術語是駕車時受到酒精的影響(DUI)。警察多採用血液酒精濃度標準(blood alcohol concentration,BAC)檢測的方式來查證駕車人是否屬於“酒醉駕車”,法律上規定人體血液中酒精濃度達到0.08 grams per deciliter(g/dL)即為受到酒精影響,也就是觸犯了法律,警察會立即將駕車人逮捕。0.08 grams per deciliter的概念是什麽,一般來說,一個人喝了一瓶啤酒,就有可能達到這個標準。(這會因性別、身材高矮、肥胖而有差異)至於老白乾麽,一兩之量成為酒醉駕車是綽綽有餘了。可見在美國“酒醉駕車”不是真的喝高了,喝得五迷二道,實際上只要喝上兩瓶啤酒然後去開車,你就可能就要承擔一定的刑事責任了。

實行“零容忍”法

美國人真是對酒後駕車感到深惡痛絕了,因為每一個人都可能遇到被奪命的風險,不論是地上用腳走路的,還是馬路上駕車的人,碰上一個喝高了的,說不定來個追尾,就把一個人送到陰朝地府里去了。

對於酒後駕車的人,警察查到後會立即逮捕,駕車人首先會被指控為輕罪,最高可被判處入獄1年。如果駕車人沒有造成交通事故,接下來就是一系列對駕車人的處理,象交罰款、參加社區服務勞動、上駕駛學校,有的會被臨時吊銷駕駛執照一定時期。

雖然各州處罰酒後駕車人的程度會有不同,但有一點是相同的,即實行“零容忍”法。紐約州對“零容忍”的實施是非常嚴厲的。“零容忍”法指的是任何年齡在21歲以下的人酒後駕車,就會自動被吊銷駕駛執照至少一年。

如果酒後駕車造成交通事故致使他人受重傷或是死亡,駕駛人會被刑事重罪起訴(起訴的罪名視他人傷亡狀況而定,包括重罪的酒後駕車、駕駛車輛殺人罪、駕駛車輛謀殺罪)。

現在美國不少州對酒後駕車採取更嚴厲的處罰,如果一個駕車人在7年內有3次酒後駕車被捕的記錄,將會被控以二級謀殺罪,即使駕車人當時並沒有造成任何人的身體傷害,照樣會被控以謀殺罪,因為駕車人的酒後駕車已展示出對其他人的生命毫不在意。

7月15日,加州高速公路巡警向市民發出通告,希望市民為警方提供一起交通事故肇事者信息。這是一起駕車人撞死路人的案子,肇事者在事發後逃離現場,這構成了撞人(物)後逃逸的罪名(Hitandrun)。根據法律,當駕車人不論是撞到行人還是車輛,駕車人必須停留在現場。如果駕車人離開現場,即使事故責任不是駕車人的錯,也會被以撞人(物)後逃逸的罪名起訴。

美國各州對撞人(物)後逃逸的駕車人處罰的程度各有不同,但趨勢是加重處罰。紐約州的法律規定,當駕車人撞到人後,首先要為被撞人提供必要的救助和報警,如果發生被撞人死亡的事件,駕車人必須立即向警方報案。

意外傷害

在紐約,遇到意外人體傷害時,華人很少找律師,經常在這方面吃大虧。究其原因主要是:

1、“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處世哲學;
2、沒有身份打黑工,怕被暴露;
3、擔心遭到不良律師的欺騙敲詐等等,其實這些想法都是不正確的。因為這類案件,都是打贏官司才收律師費的;而且美國法律講究人人平等,沒有身份的人也不能被歧視。

在紐約,人體傷害事件千萬別自認倒霉常見的人體傷害事件,主要有:

1、車輛​​交通事故,被公交車、汽車、自行車撞傷;
2、某人在某建築物受傷,或從建築物摔落下來而受傷,起因是建築物構造的缺陷,或人行道上的一個坑,沒有定時維修的樓梯或電梯;
3、在工地上,從腳手架上摔落受傷,或被高處落下的物體砸中頭部等等,導致可怕的事故。

在紐約,凡是由於別人的過錯而受傷,受傷者應該尋求人體傷害的律師幫助,得到合理的賠償,包括:

1、報銷所有的醫藥治療費用;
2、因傷而喪失的工資:比如你受傷前年薪是三萬,傷後只能找到年薪兩萬的工作,如果你二十年後退休,你應該得到二十萬的賠償;
3、肉體上的痛苦,精神、情感​​上的打擊,以致恐懼、憤怒,以及生活享受的損失等等,都可以得到賠償金;
4、傷者的配偶也有資格索償,因為配偶要照顧傷者,承擔了更多的家庭責任和家務……

選對律師拿到合理傷害理賠

也許你說,我辦了意外傷害保險,不需要找律師。這恰恰是保險公司求之不得的!一般人缺乏經驗和法律知識,很難算出真正的損失,一些不良的保險公司會趁你沒有律師的時候,儘快以最低賠償與你結案完事。這些保險公司心知肚明,律師替你爭取的賠償,比你自己爭取到的多很多,否則也不會有專門辦理受傷案件的律師了。

人體傷害理賠有無身份同樣對待

身份是否合法?是華人打官司前很關注的問題。那麽遊客或非法移民,是否可以進行傷害案的刑事訴訟呢?

在街上被撞傷,或掉進地上的坑,遊客與美國人或者美國永久居留權的人享有一樣的權利,尤其是作為庇護城市的紐約市,把傷害事件告上法庭,不應該有任何形式和方式的顧慮。身份有問題的、證件或簽證過期、或其它情形的人,如果遭遇意外傷害或死亡,不能因為身份問題而和他人有區別,而且有的法庭根本不能問移民的身份。在美國,歧視行為是非常不被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