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儿童保护机制及儿童保护局

//美国儿童保护机制及儿童保护局

美国儿童保护机制及儿童保护局

简介美国的儿童保护机制

自1974年以来,美国国会陆续通过了《儿童虐待预防和处理法》、《收养暨儿童福利法》、《儿童虐待和疏忽报告法》、《儿童虐待预防及执行法》等一系列法案。这些法案明确界定了美国儿童保护工作的对象、任务,赋予机构介入家庭实施干预措施的权力。
自上个世纪90年代初,美国通过立法、设置各级行政管理机构,在50个州全面开展了儿童保护工作。并将儿童保护工作纳入政府工作职能范围,向有需要的儿童和家庭提供干预、支持和保护。
美国的儿童保护组织包括两类:一类是联邦、州、县、市的相关机构,如联邦政府的儿童与家庭局,各州等地方政府的相关部门;另一类是非营利、公、私营社会服务机构,如儿童看护中心、学校、社区等。其中处于最上层的机构是联邦政府的儿童与家庭局(Administration for Children and Families;ACF)。接下来就是设在州政府的行政管理机构,每个州的机构名称和工作范围有所不同。第三层是设在县级政府的人力资源服务部。该机构的主要职责是负责有关儿童保护的具体事务性工作,开展联邦和州的儿童保护项目。该机构在县、市设有儿童保护服务办公室,主要从事紧急情况反应、家庭维护、家庭团聚、永久安置、宣传预防这五方面工作。以纽约州为例,纽约州的儿童福利局叫做 ACS (Administration for Children’s Services),或者叫儿童服务局。再往下是公、私机构,如儿童看护中心、儿童保护中心、儿童中心、儿童保护委员会、学校、社区等。上述中心、机构或承担某项保护项目,或参与部分服务内容。目前,在美国具体执行儿童服务项目的多为这一层机构。
儿童福利局最具特色的就是“强制报告制度”和“终止父母的权利”。《儿童保护法》要求所有专业人士发现、怀疑有儿童受虐必须马上报告ACS。 因此,无论是医生、老师、社工等经常接触儿童的人士,发现可疑情况都要报告给ACS,而无需取证。所以说,ACS接到报告的途径很多,每年ACS接到6万个关于虐待、忽视儿童的投诉,其中大约6千个经调查后向法庭提起诉讼。

 

美国儿童保护机制及儿童保护局

美国儿童保护机制及儿童保护局

什么算虐待儿童?

根据纽约州政府的公开资料,儿童虐待是指家长或其他照管人对18 岁以下未成年人的身体虐待、身体忽视、性虐待和感情虐待。
身体虐待,指家长或其他照管人对儿童的身体实施的非意外伤害。例如,会看到经常无法解释的瘀伤、烧伤、割伤或其它伤痕;儿童会过度害怕家长对其不当行为的反应。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讲究“养不教、父之过”、“棍棒底下出孝子”,但是这些在美国很有可能属于“虐待儿童”的行为。以暴力方式管教子女,如果被认定为abuse(虐待,严重体罚),就会构成虐待儿童的犯罪行为。2012年,一位华裔蒋女士因为用筷子打了女儿的手,被白人邻居举报、儿童福利局介入执法,从而失去了女儿的监护权。2001年中国电影《刮痧》中对此也有描写。中国爷爷到美国探亲,为孙子刮痧止痛,医生与护士发现孩子身上的伤痕后立即通知当地儿童福利局,随后儿童福利局官员、警察等纷纷赶到,这即是强制报告制度的真实写照。
身体忽视,指父母未能给予儿童食物、衣服、卫生、医疗或者监督等方面适当的照料。例如,很小的孩子经常被单独留在家中;严重的疾病或伤害得不到治疗;天气寒冷而小孩衣着单薄等等。有些华人家长知道,不可以对孩子进行体罚,便采取例如必须先写完作业才能吃饭,不然就要挨饿的惩罚,殊不知这也属于虐待儿童中的身体忽视。
性虐待的方式较多,有非接触性的侵犯,比如裸露,到抚弄、性交,或者将孩子用于淫秽作品。例如,可能看到孩子做出远超出其年龄的性行为举动;或者突然出现异常的上厕所困难;生殖部位出现疼痛、瘙痒、瘀伤或者流血等症状。孩子也有可能告诉他人,自己遭受了性虐待。在中国,在小男孩裸露的臀部开玩笑的拍打几下,或者隔着衣物摸一下小男孩的私处,通常会被视为无伤大雅的玩笑,但在美国则很可能被控以猥亵儿童、性暴力等罪名。
感情虐待,包括严重的厌弃、羞辱,以及旨在使孩子感到害怕或极端内疚的行为。例如,可能会看到家长口头上恐吓孩子,不停地、严厉地批评孩子,或者不表现出任何喜爱或关心。

华裔家长,这些事情要注意

每年被举报儿童虐待或疏忽管教,纽约市就有5万多件,其中3%是华人家长,大概1,500人。其中被举报最多是疏忽管教(约占92%),然后才是身体虐待和医疗疏忽。亚裔家庭,尤其是移民家庭,可能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因为对养育子女的文化认知差异而触犯法律。资深犹太律师在此提醒,有些事情,新移民一定要注意,即使无心而为,都可能带来严重后果。
不能把孩子单独留下。虽然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多大的孩子不能独自在家,但一般情况下,如果将12岁以下小孩独自留在家里、车上或其他公共场合,一旦被举报,会面临罸款、被控诉虐待儿童的重罪,甚至是面临牢狱之灾。2014年夏天,加州圣地亚哥一名妇女就因为将女婴留在车内,导致女婴险些丧命,而被判入狱一年。
注意与异性孩子的身体接触。一般孩子长到6、7岁时,父母就不能帮助异性的孩子来洗澡了,像女孩应该由母亲来帮助洗澡,男孩应由父亲协助,否则就会引来麻烦。2013年就有一起纽约华裔男子为10岁女儿洗澡被夺抚养权的事件。此外,资深犹太律师还得提醒大家,在美国,持有儿童色情物品(Possession of Child Ponagraphy)是犯罪行为。
及时注意孩子的身体状况。纽约一名华裔母亲,刚来纽约不久,找到一份卖机票的工作。因为工作时间受限,有时候没办法抽身离开。某日,接到学校电话,告知儿子身体不适,希望家长接回。她口头答应去,但由于工作一拖再拖,延后3小时到校接孩子。60天后接到儿童局来信,告知调查期已过,疏忽管教不成立。看到信件后,华裔母亲不禁后怕,一方面庆幸自己没被起诉,另一方面也是给自己好好地上了一课。有事情一定要跟学校讲清楚,沟通很重要。

如何面对儿童服务局(ACS)的介入?

纽约市的ACS收到报告后会转发给纽约州的CPS(儿童保护局,Child Protective Services),CPS会在24小时内展开调查评估、家访,如果调查结果证实儿童被虐待或疏忽,可以将儿童从 不安全环境中带走,安置到紧急保护监护机构或事先批准的紧急寄养家庭,直到法庭判定是否解除紧急监护措施,情况严重的,CPS还会向法庭提起诉讼。这时的华人家长,如果不懂英语,无论是否有身份,都有权要求提供翻译人员。
带走孩子之后,ACS将以书面形式通知儿童的父母,并提供向法院提交用以支持带走行为的所有文件。父母有权向本区的家庭法院申请领回其子女,法庭会在3天内听证。家长有权要求提供免费律师、上庭辩解。在听证会上,法官将做出以下判决之一:儿童应返回家中;与某个朋友或家庭成员一起生活,或继续由CPS监护(抚养)。
如果情况不是很严重,父母和ACS达成协议,同意按照计划接受教育,法官可以指令父母或看护人参加“家长课堂”,学习如何管教孩子、如何管理自己的情绪,法庭会根据受虐待儿童父母的改进情况作出是否解除紧急监护措施的考虑,决定是否让孩子回到父母身边。
当儿童正在面临生命危险、严重的身体伤害和暴力威胁等紧急情况下,儿童福利局可以不经父母同意直接将儿童带离家庭,由国家行使临时监护权。儿童一般会被安置在亲属家(Kinship Family)、寄养家庭(Foster Family)或者小组家庭(Group Home)中。但是因为这样的带离决定没有经过司法程序,也只是暂时的,更像是让孩子与家庭暂时隔离。在带离期间,儿童福利局会对该家庭进行进一步的风险评估。参加风险评估的除了儿童福利局的调查人员,还包括被举报人(一般情况下为孩子的父母),以及被举报人任何想要带来的支持者。双方会讨论哪些家庭因素构成了对孩子的虐待,家庭优势是什么,以及有可能接受孩子的亲戚或朋友的名单。如果经过讨论,儿童福利局认为风险已经消除,其会将受虐儿童重新送回家庭,而如果风险在可预见的时间内还将长期存在,儿童福利局会向法院提起受虐待与忽视的诉讼。
如果这个孩子再也不可能回到父母的监护,那么终止父母监护权利的程序(Termination of Parental Rights)就会启动。法院会根据孩子的年龄来决定将儿童安置在永久性收养家庭的监护中或者允许儿童离开父母独立生活 。
纽约长岛一位单身华人母亲就曾因忙于上班,而保姆临时有事未到家中,被迫将10岁的女儿和6岁的儿子独自留在家中。被邻居向儿童保护局举报后,两个孩子都被带走。幸而她及时找到纽迈律师&会计师楼,在资深的犹太大律师的帮助下,最后这位华人目前只需接受儿童局不定期的家庭回访,避免了被剥夺抚养权,与孩子分离的家庭悲剧。
资深犹太大律师在此提醒大家,一旦进入法庭程序无论是家事法庭还是刑事法庭,华人家长无论是否有身份,都应对尽快寻找经验丰富的律师参与诉讼。因为虐待儿童的判决一旦不利于父母,情况很可能十分严重,例如被剥夺子女的监护权、被列入虐待儿童的名单。如果是非美国公民的华人父母又被指控家庭暴力,更是要慎重选择相关律师。因为在家庭暴力事件中认罪或定罪都可能导致被递解出境。

本文包含的信息和资料,可能未反映当前最新的法律发展。 本律师事务所不保证或担保本文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充分性或及时性。律师事务所明确拒绝承担所有责任,读者和信息接收者不应就本网站的任何内容采取或 不采取行动。您应知晓本文内容适用于律师和律所宣传,之前的法律业绩和成果并不能保证后续法律事宜的结果。

By | 2018-05-03T11:01:01+00:00 五月 3rd, 2018|博客|美国儿童保护机制及儿童保护局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