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移民欲获绿卡需经面试,H-1B政策明显收紧

//职业移民欲获绿卡需经面试,H-1B政策明显收紧

职业移民欲获绿卡需经面试,H-1B政策明显收紧

自从特朗普入主白宫,美国的移民政策明显收紧。其改革不仅针对非法移民,合法移民的申请者们亦面临着政策改革下何去何从的难题。受到移民新政影响的合法移民项,首当其冲便是职业移民。

 

针对特朗普总统旨在反恐的13780号行政令,USCIS上月宣布,自今年10月1日起,递交I-485表格、申请调整为永久居民身份的职业移民申请人,必须接受面谈。除了在今年3月6日前递交申请文件的申请人及14岁以下子女外,职业移民一类(EB-1)、二类(EB-2)及三类(EB-3)申请者,与一起递交I-485申请的配偶和子女,都须面谈。

 

事实上,职业移民案件要求面谈,是在1992年予以免除的旧政策。今年旧政重启,是特朗普提出的,对移民和游客进行极端审查(Extreme Vetting)计划的一部分。特朗普于今年1月签署旅行禁令行政命令,3月修订。呼吁联邦各个部门制定统一的审查标准,以查明恐怖分子或对美国造成威胁的人。行政命令中还特别指出,统一标准里可以包括面试。

 

此次改革,除了职业移民类别之外,难民亲属(refugees)和政治庇护绿卡的申请人(asylum),在申请过程中也必须接受面试。据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的统计数据,2015财年中有近16.8万人获得了绿卡,其中约有12.2万人是通过职业移民类别取得的绿卡。美国移民局发言人表示,职业移民增加面试环节,作为移民综合政策改革的一部分,将改善和降低未来移民欺诈和美国国家的安全风险。

 

移民局还强调:I-485 面试的目的并不是再次审批 I-140,而是确认I-140阶段递交的证据材料的真实性,准确性。针对职业移民,面试环节的重点在于I-485 Supplement J表、雇佣关系真实性和更换雇主的情况。申请者在面试中将被问及工作经历、教育背景等。并且,他们需要向移民官解释他们在哪里工作,将要做什么工作。若申请者有一份和原来的工作一样或者类似的新工作,移民局会尝试将该申请者的案子转换给申请者的新公司。申请者还有可能被问到和I-485有关的各种问题,其家属也有可能被问到他们和主申请人的关系,并被要求证明此关系的真实性。面谈时需要携带出生证,结婚证等法律文件,及其他能够证明家庭、婚姻真实性的材料,例如共同银行账户、房屋租约等。在面试时,不要求申请人提供雇主的财务报表。

 

若申请人在面试过程中被移民官怀疑其材料真实性,移民面试官首先会给申请人机会补充材料,并告知截止日期。如果问题严重,收到补充材料后仍然不能通过,地区办公室会把这份申请返回移民局审理I-140的审理中心,并发出撤销I-140批准的建议(Notice of Intent to Revoke),要求审理中心审查是否应撤销此前已经批准的I-140。

 

此项增加的面试环节,对于有资格申请职业移民绿卡的申请者来说并不是一道难以通过的关卡,但这项政策将有可能大幅推迟职业移民申请者获得绿卡的时间。虽然移民局方面宣称其内部已经开始加紧培训新人员,以应对因这一新政策而增长的工作量(移民局估算约增长17%),且移民局与签证服务中心,共享工作进度表,以充分配合在新财年审核斌发放已设定好的绿卡配额。但外界普遍认为新政很有可能造成各种移民签证甚至绿卡办理的长时间等待。

 

 

City纽迈律师楼的资深犹太移民律师提醒您,申请职业移民是一个漫长而繁琐的过程,尤其在当前政策收紧的情况下,申请者们需要尽早做好充分的准备,任何环节上的疏漏都有可能拖长获得绿卡的时间。在申请过程中若存在疑虑与困难,可及时咨询我们专业的律师团队,我们会为您提供准确有效的法律信息和帮助,助您节约时间,少走弯路,顺利获得绿卡。欢迎联系我们!

 

H-1B政策收紧

 

美国总统特朗普于今年4月前述“买美国货,雇美国人”的行政命令,要求相关联邦机构提出H-1B 改革建议,确保引进高技能或高薪的外籍劳工,不会损害美国本土劳工的利益。近期,H-1B改革法案在国会司法小组已经完成第一步立法工作。

 

11月15日,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Judiciary Committee)通过加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达雷尔・伊萨(Darrell Issa)今年1月提出的《保护及增加美国人工作法案》(Protect and Grow American Jobs Act,下简称H-1B签证法案),完成H-1B改革的第一步,如果参众两院都通过这项法案,未来依赖H-1B外国籍劳工的美国企业,将受到更严格的限制。

 

这项法案提出的对H-1B签证政策的重要修改如下:

 

  1. “H-1B依赖型公司”(H-1B dependent firms)的判定依据中,外籍劳工比例门槛由15%调增为20%。

 

  1. 改变有限雇用美国本土老公的豁免规定,包括取消雇用硕士外籍劳工可豁免的规定(现行政策下,H1B签证的名额上限为65000个,另有2万个名额供获得美国硕士或以上学位的人才申请,不列入年度配额),以及将豁免的最低工资,由60,000美元提高到90,000美元。(未来有可能依职业分类及地区的计算公式予以调整)。

 

  1. 要求部分H-1B雇主提出书面保证,不会在雇用H-1B外劳(包括雇用自第三方或咨询公司的外劳)的整个期间(目前是提出申请前后总计180天),解雇(被取代的)美国本土劳工。

 

  1. 要求部分H-1B雇主提交报告,总结其努力招聘美国本土劳工的情形,包括硬盘的美国劳工人数,以及无法雇用的原因。

 

  1. 要求H-1B依赖型公司的雇主,支付H-1B外籍劳工的工资,至少等同相似性质职位的其他员工的平均工资。

 

  1. 要求劳工部(Labor Department)每年至少随机调查H-1B依赖型公司五次,并向H-1B依赖型公司收取495美元,支付调查所需的费用。

 

新政策的核心在于提高H-1B工资门槛标准,及优先雇用美国人。在此政策紧缩的情况下,华人毕业留学生取得H-1B工作签证的难度,较之前来说少了运气因素的影响,多了对专业技术能力和个人实力上的要求。City纽迈律师楼的资深犹太移民律师表示,若有意申请H-1B工作签证,专业的律师能帮助您早做规划,规避风险,不仅能节约您的时间精力,还能助您0提高签证通过几率。欢迎随时咨询!

 

By | 2017-12-01T14:09:47+00:00 十二月 1st, 2017|博客|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