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標侵權被告如何處理

//商標侵權被告如何處理

商標侵權被告如何處理

美國是對知識產權特別注重保護的國家,侵犯產品的商標以及販賣仿冒商品都極易面臨知識產權訴訟並且面臨高額的賠償。商標侵權訴訟一般索要數百萬美元的賠償金,並可能需要另外幾十萬塊美元的律師費。販賣假冒商品在美國也有着巨大的制裁風險,據《休斯敦紀事報》,一名華裔男子在美國休斯頓因為販賣假冒的奢侈品就被捕並被判處了刑期並繳納260萬美元的賠償金。大多數美國移民不熟悉美國的司法體系,不能有效地保護自己的權益。語言障礙,文化差異和地域距離往往成為難以克服的困難。
商標標識是可識別的標誌用於識別商品或服務的來源,是識別某商品、服務或與其相關具體個人或企業的顯著標識,可以是圖形或文字,也可以是上述元素的組合。美國在保護知識產權方面力度很大,在美國,已經使用的商標不註冊也可以受到州內的普通法保護。但美國商標法也提供聯邦註冊保護。只有跨州使用的商標才可以根據美國商標法申請聯邦註冊保護。

商標侵權訴訟一般索要數百萬美元的賠償金,並可能需要另外幾十萬塊美元的律師費。更雪上加霜的是,大多數移民不熟悉美國的司法體系,不能有效地保護自己的權益。語言障礙,文化差異和地域距離往往成為難以克服的困難。

15 U.S.C.A. § 1114聯邦法條規定任何人不得未經商標註冊人同意,複製、偽造、再生產或模仿一個註冊商標並用於標籤、標識、印章、包裹或廣告,並旨在以商業為目的用於銷售、分銷或廣告商品或服務,這種使用將可能造成公眾認知混淆或造成錯誤或欺詐。商標的使用包括將商標用於商品、商品包裝或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書上,或者將商標用於廣告宣傳、展覽以及其他商業活動中,以達到區別商品特定來源的目的。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註冊商標相同或類似的商標易造成混淆的,就具有構成商標侵權的極大風險。類似是指在功能、用途、生產部門、銷售渠道、消費對象等方面相同,或者相關公眾一般認為其存在特定聯繫、容易造成混淆的商品。

在判斷消費者是否可能被混淆,法院通常會根據原告商標的種類以及商標強度來綜合判斷,例如使用該商標商品的銷售量、市場範圍以及份額、廣告宣傳力度以及普通消費者的認知。判斷商標的相似程度通常法院以事實為根據按照一盤理性人的認知能力來判斷商標是否相似以及產生混淆的可能性大小。

在被指控商標侵權時,被訴方可以採取商標合理使用抗辯,合理使用的抗辯是指他人可以使用權利人的商標而不必事先徵得權利人的許可且不必支付商標使用費用。合理使用,包括對商標提及性合理使用或描述性合理使用,或者在說明自己商品或服務的來源下合理使用,在比較廣告中使用,為確定、諷刺、批評或評論原告的商品或服務時使用。美國的Lanham法案33(b)(4)以及聯邦法律15U.S.C.§ 1115(b)(4)規定了描述性合理使用的積極抗辯,即允許第三人善意、合理、描述性地使用他人的名稱、短語或圖案來描述自己的產品或服務,該使用時描述性的而非商標意義上的使用。所使用的標識應當是描述性、敘述性詞彙、符號,否則不可能構成描述性使用,商品的通用名稱、圖形、型號,或者直接表示商品的質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數量及其他特點,或者地名可用於描述、敘述。

被訴方還可以採取善意使用來進行抗辯,被告的商標使用行為是善意的,即被告沒有旨在造成普通消費者的混淆或被告的商標使用行為沒有旨在利用商標權利人的良好商業信譽,例如被告幾乎不知道此商標為權利人。在裁量善意使用時,法院通常要判斷,包裝或標籤的相異性、被告是否有其他的方式去闡明自己的商品以及造成混淆的可能性。主觀惡意的確定需要原告舉證證明被告對自己的侵權行為是明知的以及被控侵權行為是被告貿然不顧或者故意視而不見的結果,例如如果原告本來就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原告商標的存在,依然有為法律所禁止的使用原告商標的行為。是否知道或應當知道,就應當從權利人所生產產品的市場流通區域以及市場份額,或者說被告是否有證據證明自己並不知道該商標已經用於與其生產的商品相同的或者類似的商品之上。法院還需對原告是否存在“懈怠”和“默許”進行了評述,即原告是否對被告的侵權行為明知或應當知道卻沒有採取相關措施來阻止被的侵權行為以及向相關部門提出請求對商標予以保護,例如原告向被告發函要求停止侵權,並且在發現被告銷售假冒手包後立即提起了侵權之訴。
最近,一位姓黃的先生開了一個生產文具的小公司,其商標被另一個生產文具的公司指控黃先生的公司所生產文具的包裝以及說明書上的商標標識與其商標標識基本相同,因此向法院起訴黃先生公司商標侵權。黃先生找到我們,請問們的律師為他代理案件。後來,我們律師樓幫助黃先生打贏
官司。

By | 2017-08-17T16:23:22+00:00 一月 2nd, 2016|博客|商標侵權被告如何處理已關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