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兒童保護機制及兒童保護局

//美國兒童保護機制及兒童保護局

美國兒童保護機制及兒童保護局

簡介美國的兒童保護機制

自1974年以來,美國國會陸續通過了《兒童虐待預防和處理法》、《收養暨兒童福利法》、《兒童虐待和疏忽報告法》、《兒童虐待預防及執行法》等一系列法案。這些法案明確界定了美國兒童保護工作的對象、任務,賦予機構介入家庭實施干預措施的權力。
自上個世紀90年代初,美國通過立法、設置各級行政管理機構,在50個州全面開展了兒童保護工作。並將兒童保護工作納入政府工作職能範圍,向有需要的兒童和家庭提供干預、支持和保護。
美國的兒童保護組織包括兩類:一類是聯邦、州、縣、市的相關機構,如聯邦政府的兒童與家庭局,各州等地方政府的相關部門;另一類是非營利、公、私營社會服務機構,如兒童看護中心、學校、社區等。其中處於最上層的機構是聯邦政府的兒童與家庭局(Administration for Children and Families;ACF)。接下來就是設在州政府的行政管理機構,每個州的機構名稱和工作範圍有所不同。第三層是設在縣級政府的人力資源服務部。該機構的主要職責是負責有關兒童保護的具體事務性工作,開展聯邦和州的兒童保護項目。該機構在縣、市設有兒童保護服務辦公室,主要從事緊急情況反應、家庭維護、家庭團聚、永久安置、宣傳預防這五方面工作。以紐約州為例,紐約州的兒童福利局叫做 ACS (Administration for Children’s Services),或者叫兒童服務局。再往下是公、私機構,如兒童看護中心、兒童保護中心、兒童中心、兒童保護委員會、學校、社區等。上述中心、機構或承擔某項保護項目,或參與部分服務內容。目前,在美國具體執行兒童服務項目的多為這一層機構。
兒童福利局最具特色的就是“強制報告制度”和“終止父母的權利”。《兒童保護法》要求所有專業人士發現、懷疑有兒童受虐必須馬上報告ACS。 因此,無論是醫生、老師、社工等經常接觸兒童的人士,發現可疑情況都要報告給ACS,而無需取證。所以說,ACS接到報告的途徑很多,每年ACS接到6萬個關於虐待、忽視兒童的投訴,其中大約6千個經調查後向法庭提起訴訟。

 

美國兒童保護機制及兒童保護局

美國兒童保護機制及兒童保護局

什麼算虐待兒童?

根據紐約州政府的公開資料,兒童虐待是指家長或其他照管人對18 歲以下未成年人的身體虐待、身體忽視、性虐待和感情虐待。
身體虐待,指家長或其他照管人對兒童的身體實施的非意外傷害。例如,會看到經常無法解釋的瘀傷、燒傷、割傷或其它傷痕;兒童會過度害怕家長對其不當行為的反應。在中國傳統文化中講究“養不教、父之過”、“棍棒底下出孝子”,但是這些在美國很有可能屬於“虐待兒童”的行為。以暴力方式管教子女,如果被認定為abuse(虐待,嚴重體罰),就會構成虐待兒童的犯罪行為。2012年,一位華裔蔣女士因為用筷子打了女兒的手,被白人鄰居舉報、兒童福利局介入執法,從而失去了女兒的監護權。2001年中國電影《刮痧》中對此也有描寫。中國爺爺到美國探親,為孫子刮痧止痛,醫生與護士發現孩子身上的傷痕後立即通知當地兒童福利局,隨後兒童福利局官員、警察等紛紛趕到,這即是強制報告制度的真實寫照。
身體忽視,指父母未能給予兒童食物、衣服、衛生、醫療或者監督等方面適當的照料。例如,很小的孩子經常被單獨留在家中;嚴重的疾病或傷害得不到治療;天氣寒冷而小孩衣着單薄等等。有些華人家長知道,不可以對孩子進行體罰,便採取例如必須先寫完作業才能吃飯,不然就要挨餓的懲罰,殊不知這也屬於虐待兒童中的身體忽視。
性虐待的方式較多,有非接觸性的侵犯,比如裸露,到撫弄、性交,或者將孩子用於淫穢作品。例如,可能看到孩子做出遠超出其年齡的性行為舉動;或者突然出現異常的上廁所困難;生殖部位出現疼痛、瘙癢、瘀傷或者流血等癥狀。孩子也有可能告訴他人,自己遭受了性虐待。在中國,在小男孩裸露的臀部開玩笑的拍打幾下,或者隔着衣物摸一下小男孩的私處,通常會被視為無傷大雅的玩笑,但在美國則很可能被控以猥褻兒童、性暴力等罪名。
感情虐待,包括嚴重的厭棄、羞辱,以及旨在使孩子感到害怕或極端內疚的行為。例如,可能會看到家長口頭上恐嚇孩子,不停地、嚴厲地批評孩子,或者不表現出任何喜愛或關心。

華裔家長,這些事情要注意

每年被舉報兒童虐待或疏忽管教,紐約市就有5萬多件,其中3%是華人家長,大概1,500人。其中被舉報最多是疏忽管教(約佔92%),然後才是身體虐待和醫療疏忽。亞裔家庭,尤其是移民家庭,可能在不自覺的情況下,因為對養育子女的文化認知差異而觸犯法律。資深猶太律師在此提醒,有些事情,新移民一定要注意,即使無心而為,都可能帶來嚴重後果。
不能把孩子單獨留下。雖然法律沒有明確規定多大的孩子不能獨自在家,但一般情況下,如果將12歲以下小孩獨自留在家裡、車上或其他公共場合,一旦被舉報,會面臨罸款、被控訴虐待兒童的重罪,甚至是面臨牢獄之災。2014年夏天,加州聖地亞哥一名婦女就因為將女嬰留在車內,導致女嬰險些喪命,而被判入獄一年。
注意與異性孩子的身體接觸。一般孩子長到6、7歲時,父母就不能幫助異性的孩子來洗澡了,像女孩應該由母親來幫助洗澡,男孩應由父親協助,否則就會引來麻煩。2013年就有一起紐約華裔男子為10歲女兒洗澡被奪撫養權的事件。此外,資深猶太律師還得提醒大家,在美國,持有兒童色情物品(Possession of Child Ponagraphy)是犯罪行為。
及時注意孩子的身體狀況。紐約一名華裔母親,剛來紐約不久,找到一份賣機票的工作。因為工作時間受限,有時候沒辦法抽身離開。某日,接到學校電話,告知兒子身體不適,希望家長接回。她口頭答應去,但由於工作一拖再拖,延後3小時到校接孩子。60天後接到兒童局來信,告知調查期已過,疏忽管教不成立。看到信件後,華裔母親不禁後怕,一方面慶幸自己沒被起訴,另一方面也是給自己好好地上了一課。有事情一定要跟學校講清楚,溝通很重要。

如何面對兒童服務局(ACS)的介入?

紐約市的ACS收到報告後會轉發給紐約州的CPS(兒童保護局,Child Protective Services),CPS會在24小時內展開調查評估、家訪,如果調查結果證實兒童被虐待或疏忽,可以將兒童從 不安全環境中帶走,安置到緊急保護監護機構或事先批准的緊急寄養家庭,直到法庭判定是否解除緊急監護措施,情況嚴重的,CPS還會向法庭提起訴訟。這時的華人家長,如果不懂英語,無論是否有身份,都有權要求提供翻譯人員。
帶走孩子之後,ACS將以書面形式通知兒童的父母,並提供向法院提交用以支持帶走行為的所有文件。父母有權向本區的家庭法院申請領回其子女,法庭會在3天內聽證。家長有權要求提供免費律師、上庭辯解。在聽證會上,法官將做出以下判決之一:兒童應返回家中;與某個朋友或家庭成員一起生活,或繼續由CPS監護(撫養)。
如果情況不是很嚴重,父母和ACS達成協議,同意按照計劃接受教育,法官可以指令父母或看護人參加“家長課堂”,學習如何管教孩子、如何管理自己的情緒,法庭會根據受虐待兒童父母的改進情況作出是否解除緊急監護措施的考慮,決定是否讓孩子回到父母身邊。
當兒童正在面臨生命危險、嚴重的身體傷害和暴力威脅等緊急情況下,兒童福利局可以不經父母同意直接將兒童帶離家庭,由國家行使臨時監護權。兒童一般會被安置在親屬家(Kinship Family)、寄養家庭(Foster Family)或者小組家庭(Group Home)中。但是因為這樣的帶離決定沒有經過司法程序,也只是暫時的,更像是讓孩子與家庭暫時隔離。在帶離期間,兒童福利局會對該家庭進行進一步的風險評估。參加風險評估的除了兒童福利局的調查人員,還包括被舉報人(一般情況下為孩子的父母),以及被舉報人任何想要帶來的支持者。雙方會討論哪些家庭因素構成了對孩子的虐待,家庭優勢是什麼,以及有可能接受孩子的親戚或朋友的名單。如果經過討論,兒童福利局認為風險已經消除,其會將受虐兒童重新送回家庭,而如果風險在可預見的時間內還將長期存在,兒童福利局會向法院提起受虐待與忽視的訴訟。
如果這個孩子再也不可能回到父母的監護,那麼終止父母監護權利的程序(Termination of Parental Rights)就會啟動。法院會根據孩子的年齡來決定將兒童安置在永久性收養家庭的監護中或者允許兒童離開父母獨立生活 。
紐約長島一位單身華人母親就曾因忙於上班,而保姆臨時有事未到家中,被迫將10歲的女兒和6歲的兒子獨自留在家中。被鄰居向兒童保護局舉報後,兩個孩子都被帶走。幸而她及時找到紐邁律師&會計師樓,在資深的猶太大律師的幫助下,最後這位華人目前只需接受兒童局不定期的家庭回訪,避免了被剝奪撫養權,與孩子分離的家庭悲劇。
資深猶太大律師在此提醒大家,一旦進入法庭程序無論是家事法庭還是刑事法庭,華人家長無論是否有身份,都應對儘快尋找經驗豐富的律師參與訴訟。因為虐待兒童的判決一旦不利於父母,情況很可能十分嚴重,例如被剝奪子女的監護權、被列入虐待兒童的名單。如果是非美國公民的華人父母又被指控家庭暴力,更是要慎重選擇相關律師。因為在家庭暴力事件中認罪或定罪都可能導致被遞解出境。

本文包含的信息和資料,可能未反映當前最新的法律發展。 本律師事務所不保證或擔保本文信息的準確性,完整性,充分性或及時性。律師事務所明確拒絕承擔所有責任,讀者和信息接收者不應就本網站的任何內容採取或 不採取行動。您應知曉本文內容適用於律師和律所宣傳,之前的法律業績和成果並不能保證後續法律事宜的結果。

By | 2018-05-03T11:01:01+00:00 五月 3rd, 2018|博客|美國兒童保護機制及兒童保護局已關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