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一月 2018

//十一月

人口走私盛行,受害者如何走出牢笼

By | 2018-11-16T18:33:04+00:00 十一月 16th, 2018|博客|

新泽西莫塞郡(Mercer)检察长办公室日前宣布,警方经过两年时间侦查,破获一起涉人口走私、协助卖淫、逃税案,涉案的三名华裔刘清庞(Chin Pang Liu,音译,以下同)、刘永连(Yonglian Liu)和滕东(Dong Teng)被捕。   检方称,47岁的刘清庞是新州劳伦斯(Lawrence)中餐厅百味居(Fusion House)的店主,还在宾州有另一家中餐厅金华(Golden China Restaurant)。他涉嫌以欺诈方式,在餐厅非法雇用大批员工,支付低于新州最低时薪标准的薪水,并让他们住在Colonial Lake社区的一幢房屋中。刘清庞与另一名涉案者滕东所经营的一家按摩店存在牵连,这家Anna Nails and Massage按摩店被查出用于卖淫等犯罪活动。刘永连则是刘清庞的员工,检方指控他经常来往于餐厅和按摩店,并运送大量现金。 此类案件并不少见,2015年1月,警方突查奥本尼格罗尼镇(Colonie)的4家华裔经营的按摩场所,逮捕了10名24岁至55岁涉案华裔男女。其中7人报住纽约市法拉盛地区,另外2人报住布碌仑。10人目前都遭到奥本尼当局检方指控,分别被控卖淫罪、无照按摩罪以及推广卖淫罪。 人口走私已经成为普遍现象  人口走私,已成为发展最快的有组织犯罪之一,使得犯罪集团控制或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全球近2亿人口,并每年由此获得高达200亿英镑的非法收入,全球每年有70多万人被私运到其他国家被迫在妓院、压榨劳力的工厂、建筑工地和农场等危险工作场所及恶劣生活环境下从事现代奴役,人口走私已成为一种危害日益加深的全球性现象。  人口走私,全球范围来说人口贩卖问题曾经不是普遍问题,近年来此现象却有逐年上升的趋势,这是奴隶制度在现代社会的体现,也是当前世界的第三大严重犯罪活动,仅次于武器和毒品走私。它不仅危害了无数生命,而且与恐怖主义、洗钱、贪污等跨国犯罪活动密切相连。 为了降低人力成本、增加更多员工,雇用无证移民在中餐厅并不罕见。业内人士指出,许多新州中餐厅选择在纽约华埠、法拉盛等地招募员工,为他们集体提供上下班接送;也有许多茶餐厅、奶茶店等雇留学生打工,“招人时身分并不重要,雇主很愿意用现金发工资;如果严查,少有店家能够免责”。 政府、社会机构联合帮助受害者 2011年,联合国在伦敦建立一个全球基金,以使走私、贩卖人口活动的受害者得到帮助。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执行主任费多托夫说,这笔基金将给那些从人贩子那里逃出来的受害者小额赠款,用在法律代理和安全保护等方面。 纽约亚裔妇女中心(Asian Women Center)也举行记者会,正式推出他们的Carat方案。该方案将为寻求帮助的人口走私及家暴受害者提供移民法律服务及其他咨询、甚至避难所和身心调整等等协助。其中的移民法律服务将帮助求救者获得自由,而其他的服务项目将帮助受害者独立。纽约执法部门非盈利组织联手助色情人口贩卖受害者重获新生。 上月,洛杉矶举办走私警惕月,关注人口走私的受害者。市府律师办公室成立的人口走私执法小组的费尔表示,洛杉矶市人口走私犯罪活动的集散地,很多受害者、大多是女性、护照被扣押、移民文件被没收,她们被迫卖淫、低薪甚至无薪工作,她们无时不刻地生活在恐惧当中,一方面害怕稍不顺从就遭到人蛇的报复殴打,让自己的亲人在祖籍国受到威胁,另一方面又害怕自己随时被移民局抓到遣返回国。他们受尽凌辱和剥削却不敢报案,因为她们没有身份;他们忍气吞声,因为他们在美国举目无亲,身无分文,离开了工作场所就没有立锥之地。 人口走私盛行,受害者如何走出牢笼   如何摆脱人口走私的牢笼  实际上,受害人是能够得到帮助的。人口走私的受害人有时会获得特别签证,在美国可以停留最多四年。在这期间,他们可以申请永久居留。但是由于他们遭到威胁,有语言障碍,而且对美国的法律系统心怀恐惧,因此经常不去或者不能寻求帮助。 对受害者很重要的一点不管是自愿走私进入美国的或者是被贩卖进入美国的。作为贩卖人口的受害者是有资格拿到一系列福利的,比如财政援助,住房和心理服务。而走私案件的受害者就算有递解令也有资格申请T签证或U签证。 走私贩卖人口、家庭暴力和强奸等三大类别罪案中的受害人可申请U签证. 允许U签证和T签证持有者调整身份,申请绿卡。 U签证是一种非移民签证,提供给身心遭受特定犯罪虐待的受害者,这些受害者必须愿意协助。  T签证是根据2000年的非法偷渡受害人保护法案 (Trafficking Victims Protection Act) 所设立﹐主要是为帮助弱势移民。除了保护被以暴力﹑诈欺﹑胁迫等方式而受害的妇女﹑儿童等人士外﹐并要求些人士协助美国有关单位调查及指控人口走私主谋者的一个非移民签证。 申请T签证的人士必须符合以下三项条件﹕ (1)申请人为偷渡集团走私到美国本土,美国属地等入境; (2)申请人可以协助美国有关单位调查人口偷渡集团或个别的蛇头﹔ (3)申请人必须证明如果被遗送出境回到母国的话﹐会受到伤害或面临极大困境。 除了合乎以上条件的受害人可以提出T签证的申请外﹐受害人的配偶﹑子女﹑及年龄在21岁以下的受害人的父母﹐也可以申请T-2签证来美并取得合法的工作许可﹐并在取得T签证三年后申请成为美国的永久居民。 生而为人,无论来自哪里,身处何地,每一国公民度应当享受作为人最基本的权益。当您身处困境、遭受迫害,应当即使寻求法律和政府的帮助,才能早日走出牢笼,迎来明天。 本文包含的信息和资料,可能未反映当前最新的法律发展。 本律师事务所不保证或担保本文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充分性或及时性。律师事务所明确拒绝承担所有责任,读者和信息接收者不应就本网站的任何内容采取或 不采取行动。您应知晓本文内容适用于律师和律所宣传,之前的法律业绩和成果并不能保证后续法律事宜的结果。

人口走私盛行,受害者如何走出牢笼已关闭评论

“网恋“未婚妻签证被拒,如何满足K-1签证的要求

By | 2018-11-14T13:59:45+00:00 十一月 14th, 2018|博客|

2018年10月30日,一则未婚妻签证被拒绝的新闻在Facebook上引起了网友的关注。结婚签证、未婚夫妻签证在移民案件中非常常见,但这则新闻却与平常的移民案件大有不同,提出申请的未婚夫妻是通过网恋认识的,并且靠着网络维持他们的恋情。去年,50岁的美国威斯康星州律师卡森(Christopher Carson)和32岁的中国女子杨芳娜(音译) 在微信上认识,通过文字与视频通话进行联络,由于杨芳娜英语不太行,两人沟通也借助翻译软件。 在一年多的交往中,卡森表示,“我确信,我们还没真的碰面之前,就已经相爱了。”并且在去年11月专程飞到中国与杨芳娜见面,他们花了八天在一起,与亲友见面,并以钻戒向她求婚成功。为了婚姻的顺利进行,卡森于去年12月为杨芳娜开始申请签证,并在给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移民官员的信中强调:“对于签证诈骗,我绝对不会轻易上当。”他在信中写道,虽然与杨芳娜订婚没多久,交往时间也不长,可是却深爱对方。移民局拒绝了卡森的申请,认为杨芳娜无法证明与卡森有真实的交往。为了杨芳娜案件的顺利进行,卡森在收到通知后立刻飞往位于广州的美国领事馆,处理杨芳娜的签证事宜。不过,杨芳娜的签证仍未办成,如今卡森向联邦法院提告,要求法官下令移民当局重审杨芳娜的签证申请,当她说明与卡森是网上认识后,领事馆人员一口咬定她资格不符,拒绝核发K-1非移民签证。 今年10月初,卡森收到杨芳娜签证遭拒的通知。卡森希望透过提告能向移民当局施压,让未婚妻取得签证。 未婚妻签证   K类签证的历史和现在 K类签证诞生于1970年,在越南战役中,美国军队要求愿意与美国军人结婚的越南人获得越南政府和美国大使馆签发的自由出入两国的签证。而获得这些证件是一个耗时的过程,要求申请人获得医疗和警察的许可以及美国大使馆的公证。很多未婚夫妻在美国军人回国之前无法完成上述过程。在这种情况下,越南公民无法以打算结婚为由获得进入美国的访问签证,也无法申请移民签证。在1970年,大约有100多对美国-越南未婚夫妻面临这种问题,导致了大量与大使馆的国会通信。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国会于1970年4月通过了《公共法律91-225》,用来修改1952年《移民法》,创建了K类签证。 K-1签证的目的是让居住在美国以外的外国未婚夫/妻来到美国与美籍未婚妻/夫完婚。这种签证被归入非移民签证类。非移民签证的批准必须基于一个前提,即申请人赴美是临时性的,并且其到美国的目的是完成一个特定的使命。 具体到K签证,就是和相应的美国公民完婚。如果K-1签证的持有者在入境之后90天内和美国公民完婚,就可以申请在美国进行身份调整。 身份调整申请得到批准后,申请人就成为美国永久居民。身份调整申请被批准这一步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拿到绿卡”。 若K-1签证的申请人有21岁以下的未婚小孩,该小孩可以跟随K-1签证申请人成为衍生申请人,获得K-2签证。 K-3签证允许美国公民的外国配偶以非移民签证状态进入美国,通过填写I-485申请成为永久公民。K-3申请人的小孩可以获得K-4签证。 网络爱情雾里看花,未婚签证何去何从 网络世界真真假假,和网络人物朝夕相处的当事人都有可能深陷骗局,更何况是通过形式审查确认双方关系的签证官。在变声器、美颜相机等辅助工具的帮助下,人们可以在网络世界里乔装成任何一个角色,可爱”小萝莉”的背后也许是一位中年大叔,英俊”小狼狗“的背后也许是一位少女。在网络普及的现如今,通过网络搭建社会关系的现象并不少见,也有很多人在微薄、微信中找到一生的伴侣。但跨国的恋爱不仅仅涉及双方家族和金钱,更有复杂的身份关系。美国公民、绿卡的身份似乎是一种资源的标签。 据美国移民局统计,每年大约有几十万人通过结婚申请绿卡,其中有30%涉及欺诈。但大部分当事人认为自己遇到了真爱,直到剧情反转。除此之外,商业骗婚更是成为了一种产业,在谷歌上简单地用“美国”“商婚”这两个关键字搜索,就能很轻易地搜索出数不清的“商婚”广告。甚至还有“过来人”总结的经验教训的“商婚攻略”。以金钱为酬劳,找人来一场以移民为目的的“假结婚”。虽然是你情我愿,但却是披着“以爱之名”外衣的明码标价的“商业交易”。 为达到K-1签证的要求,申请人与受益人必须认识两年,至少在申请前见面一次,并且双方都处于允许结婚的法律状态,申请人有能力供养受益人。在所有的要求中,最重要的是证明双方的恋爱关系。K-1签证虽然是临时性签证,但却与移民直接挂钩,签证官确实应当抱有严格、谨慎的态度,收紧审核既能够从一定程度上防止签证欺诈,为申请人负责,又能确保真正的未婚夫妇取得签证,保证两国公民的合法权益。 本文包含的信息和资料,可能未反映当前最新的法律发展。 本律师事务所不保证或担保本文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充分性或及时性。律师事务所明确拒绝承担所有责任,读者和信息接收者不应就本网站的任何内容采取或 不采取行动。您应知晓本文内容适用于律师和律所宣传,之前的法律业绩和成果并不能保证后续法律事宜的结果。

“网恋“未婚妻签证被拒,如何满足K-1签证的要求已关闭评论